我喜欢你是寂静的

时间:2014-07-14 20:16 文章分类:情感日志大全 点击次数:

  近来微染小恙,喉咙无法发声,吾友佟佟给我励志,说:“你要知道,在所有的残疾里,哑女是最性感的一种。”我表示愿闻其详,她手一挥:“因为哑女什么都不缺,就是不会说话而已!”我觉得她的潜台词应该是:语言是一种对性感有弊无利的东西。

  要说这个道理,好像是有那么一回事。在我们老家也有这样的说法。某个远房亲戚是聋子,有人辗转地介绍一个哑女给他做对象。还没见面,长辈们就议论起来了,说民间有传说,哑女一般都长得漂亮。待与那哑女见了面,确实很有几分姿色,更是坐实了乡人的期待。聋子是不能录入,哑巴是无法输出,这种搭配,巧妙之余还有几分占便宜之感。一时传为美谈。

  “哑女漂亮”恐怕不只是吾乡人的心理认知,各式文艺作品都在告诉我们这一点。近有琼瑶的《哑妻》,有周星驰的《功夫》(黄圣依饰演哑女芳儿),远有简·坎皮恩的《钢琴别恋》。每一个哑女都漂亮得那么完美,都令人无法想象她们要是能开口说话怎么办,得说点什么才配得上她们的气质和容貌。你看黄圣依用沉静的睛睛定定看你,用纤长的手指比划了一个语焉不详的手语,那是多么性感的动作,它到底在说什么,确实是一点也不重要了。

  而对于一些哑女,哑则令命运更加难以言说,她那无力抵挡的沉默,更成全了完整的美。比如泰戈尔就写过这么一个哑女,她叫素芭,泰戈尔说,素芭虽然缺少说话的能力,却不缺少一双垂着长睫毛的大黑眼睛。她心里有什么想法,她的嘴唇就像一片树叶一样地颤动着反应出来。

  泰戈尔把一个哑女的美描写到了极致:“那长睫毛遮盖下的黑眼睛的话语,也就是她周围世界的语言。从那蝉鸣的树上,直到静寂的星辰,只有手势、姿态、流泪和叹息。在炎热的正午,船夫和渔夫都去用饭,村人在午睡,鸟儿静悄无声,渡船闲着,辽阔的忙碌的世界从劳作中停息了下来,忽然变成一个孤寂、严肃的巨人,这时候在引人入胜的广阔天空之下,只有那无言的大自然和一个无言的女孩子,极其沉静地坐着。”

  世界的无言之美与一个人的无言之美,在孟加拉那个名叫昌地浦的小村里,彻底结合在一起。一个哑女的命运不可控,美独立于命运,楚楚动人地存在。

  于是我怀疑,对人类来说,语言是功能性的,对美感来说,语言则有减无增,力不从心。甚至于,语言开始的地方,可能就是扫兴之处。尤其是像《钢琴别恋》中艾达这种内心令人想象的哑女,沉默就是她的飞行器,她一直在远方。语言只会破坏她完整的神秘感。

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