静听一朵花开的声音

时间:2014-07-16 12:56 文章分类:情感日志大全 点击次数:

  静听一朵花开的声音,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境界?是那种登高揽月,手摘星辰后的从容,还是那种低微至尘埃,与万物皆不争的淡定?月朗风清时,也曾花下凝眸,也曾屏气敛声,可终究掩不住噗噗四溢的烟火气息,那境界与我生是无缘相逢。

  曾经以为,像陶渊明一样,寻一岭山,觅一屋草,乐山智水,修篱种菊,就能夜夜听得花开,日日见得霓虹。可世事轮回,沧海桑田,芸芸众生,又有几人能够卸下锦衣华缎,爱恨情仇?或许,那一岭山,那一屋菊,就只是一种梦境吧!

  曾经以为,像鲁滨逊一样,栖一孤岛,伴一知己,以天作被,以地为床,饿吃野果,渴饮琼浆,就能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。然红尘万丈,烟火重重,又有几人能够舍下功名利禄,骨肉亲情?或许,那座孤岛,永远都只是每个人心中向往的极乐世界吧!

  有首老歌,名字叫《风雨兼程》,人的一生岂不如此?行一程,风雨一程,永远不要期待总是阳光明媚,云淡风轻。磨难就像这风雨,总是来得让你措手不及,你只能拔剑出鞘,披荆斩棘。当疾雨骤停,风雷渐息,你端坐于林间茅屋,侧耳倾听那屋檐上的雨水流落下来的“嘀嗒”声,目光追寻着雨水由沟壑中满溢而出,顺着地势汇聚成溪,慢慢流下山去。猛然抬头,那个让你魂牵梦萦,日思夜梦的幻影便立于眼前了。这是否就是王国维的第三种境界呢?

  一直不能想象荷兰著名显微镜学家列文虎克,如何能在门卫的岗位上一呆就是六十年?如何能将那简单的镜片一磨就是六十年?他一生都没离开过他生活的那个小镇,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心境,能让他如此平淡乐享地安然于他的镜片人生?

  年轻的时候,总是渴望能够走遍浩渺世界,尝尽百味人生,就像三毛那样,一生行走在路上,然后于生命的文字里开出寂寞的花来。后来才慢慢懂得,一花一世界,一沙一天堂。能将一朵花嗅到无味,那便是百味;能将一粒沙磨到透明,那便是永恒!

  人生不是高铁列车,速度不是越快越好;世界更不是美丽花房,风雨总会不期而至。我们无法预知下一站我们将行至哪里,我们更无法预测哪片天空万里无云,风和日丽。我们能做的就只是守着一朵花,握着一粒沙,不左顾右盼,不瞻前顾后,不畏烈日,不惧风雨。天堂不在别处,它就在你心里。当你穿越烟火,透过风雨,依然能够听到一朵花开的声音时,想必就是守得拨云见日,花开见佛的那一刻吧!那刻,一朵花开的声音,便是整个世界吧? 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

热门排行